您当前位置:中国华夏古法太极养生网 >> 学员论坛 >> 学员论坛 >> 学员交流 >> 查看帖子
<< 返回列表 上一个主题 下一个主题 打印本帖 复制本帖地址
 

80

查看

0

回复
主题:素问·病能论原文 (收藏主题)  
admin 当前在线
级别:管理员
发帖数量:304
用户积分:14833 分
登录次数:2319 次
注册时间:2007-03-30
最后登录:2021-11-27
admin 发表于:2021-09-25 13:26:08   |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 

黄帝问曰:人病胃脘痈者,诊当何如?
  黄帝问道:有患胃脘痈肿病的,应当如何诊断呢?

  岐伯对曰:诊此者当候胃脉,其脉当沉细,沉细者气逆,逆者,人迎甚盛,甚盛则热。人迎者,胃脉也,逆而盛,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,故胃脘为痈也。
  岐伯回答说:诊断这种病,应当先诊其胃脉,他的脉搏必然沉细,沉细主胃气上逆,上逆则人迎脉过盛,过盛则有热。人迎属于胃脉,胃气逆则跳动过盛,说明热气聚集于胃口而不得散发,所以胃脘发生痈肿。

  帝曰:善。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,何也?
  黄帝说:好。有人睡卧不能安宁的,是什么原因呢?

  岐伯曰:藏有所伤,及精有所之寄则安,故人不能悬其病也。
  岐伯说:五脏有所伤及,要等到损伤恢复,精神有所寄托,睡卧才能安宁,所以一般人不能测知他是什么病。

  帝曰:人之不得偃卧者,何也?
  黄帝说:人不能仰卧的是什么原因呢?

  岐伯曰:肺者脏之盖也,肺气盛则脉大,脉大则不得偃卧,论在《奇恒阴阳》中。
  岐伯说:肺居胸上,为五脏六腑的华盖,如果肺脏为邪气所犯,邪气盛于内则肺的脉络胀大,肺气不利,呼吸急促,故不能仰卧。在《奇恒阴阳》中有这方面的论述。

  帝曰:有病厥者,诊右脉沉而紧,左脉浮而迟,不然病主安在?
  黄帝说:有患厥病的,诊得右脉沉而紧,左脉浮而迟,不知主病在何处?

  岐伯曰:冬诊之,右脉固当沉紧,此应四时。左脉浮而迟,此逆四时。在左当主病在肾,颇关在肺,当腰痛也。
  岐伯说:如果在冬天诊察其脉象,右脉本来应当沉紧,这是和四时相应的正常脉象;左脉浮迟,则是逆四时的反常脉象。左脉(出现冬季浮迟的逆四时反常脉象)主要的病症在肾脏,次要的病症在肺脏,所以当有腰痛的症状。

  帝曰:何以言之?
  黄帝说:为什么这样说呢?

  岐伯曰:少阴脉贯肾络肺,今得肺脉,肾为之病,故肾为腰痛之病也。
  岐伯说:足少阴肾经贯肾络于肺,现于冬季肾脉部位诊得了浮迟的肺脉,是肾气不足的表现,肾虚当主腰痛的病症。

  帝曰:善。有病颈痈者,或石治之,或针灸治之,而皆已,其真安在?
  黄帝说:好。有患颈项痈肿病的,或用砭石治疗,或用针灸治疗,都能治好,用同病异治的方法道理何在呢?

  岐伯曰:此同名异等者也。夫痈气之息者,宜以针开除去之。夫气盛血聚者,宜石而泻之。此所谓同病异治也。
  岐伯说:这是因为病名虽同而程度有所不同的缘故。颈项痈肿属于气滞不行的,宜用针刺开导以除去其病。若是气盛壅滞而血液结聚的,宜用砭石以泻其淤血。这就是所谓同病异治的方法。

  帝曰:有病怒狂者,此病安生?
  黄帝说:有患怒狂病的,这种病是怎样发生的呢?

  岐伯曰:生于阳也。
  岐伯说:由于阳气而生。

  帝曰:阳何以使人狂?
  黄帝说:阳气怎么能使人发狂呢?

  岐伯曰:阳气者,因暴折而难决,故善怒也,病名曰阳厥。
  岐伯说:阳气因为受到突然强烈的刺激,郁而不畅,气厥而上逆,因而使人善怒发狂,由于此病为阳气厥逆所生,故名“阳厥”。

  帝曰:何以知之?
  黄帝说:怎样知道是阳气受病呢?

  岐伯曰:阳明者常动,巨阳少阳不动,不动而动,大疾,此其候也。
  岐伯说:在正常的情况下,阳明经的正常脉象是常动不休,太阳经、少阳经的正常脉象是不甚搏动,现在不甚搏动的太阳经、少阳经脉也搏动的大而急疾,这是病生于阳经的征象。

  帝曰:治之奈何?
  黄帝说:如何治疗呢?

  岐伯曰:夺(《甲乙经》、《太素》作衰)其食即已。夫食入于阴,长气于阳,故夺其食即已。使之服以生铁洛为饮(《甲乙经》“铁洛”作“铁落”,“为饮”作为“后饭”)。夫生铁洛者,下气疾也。
  岐伯说:病人减少饮食就可以好了。因为饮食经过脾的运化,能够助长阳气,所以减少病人的饮食,使过盛的阳气得以衰少,病就可以痊愈。同时,可以用生铁屑煎水服之,因为生铁屑有降气开结的作用。

  帝曰:善。有病身热解堕,汗出如浴,恶风少气,此为何病?
  黄帝说:好。有患全身发热,腰体懈怠无力,汗出多得像洗澡一样,怕风,呼吸短而不畅,这是什么病呢?

  岐伯曰:病名曰酒风。
  岐伯说:病名叫“酒风”。

  帝曰:治之奈何?
  黄帝说:如何治疗呢?

  岐伯曰:以泽泻、术各十分,麋衔五分,合,以三指撮,为后饭。
  岐伯说:用泽泻和白术各十分,麋衔(即鹿衔草)五分,混合后研磨为末,每次服三指撮,在饭前服下。

  所谓深之细者,其中手如针也,摩之切之。聚者坚也,博者大也。《上经》者,言气之通天也。《下经》者,言病之变化也。《金匮》者,决死生也。《揆度》者,切度之也。《奇恒》者,言奇病也。所谓奇者,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。恒者,得以四时死也。所谓揆者,方切求之也,言切求其脉理也。度者,得其病处,以四时度之也。
  所谓深按而得细脉的,其脉在指下细小如针,必须仔细地按摩切循。凡脉气聚而不散的是坚脉,搏击手指下的是大脉。《上经》是论述人体功能与自然界相互关系的。《下经》是论述疾病变化的。《金匮》是论述疾病诊断决定死生的。《揆度》是论述脉搏以诊断疾病的。《奇恒》是论述特殊疾病的。所谓奇病,就是不受四时季节的影响而死亡的疾病。所谓恒病,就是随着四时气候的变化死亡的疾病。所谓揆,是说切按脉搏,以推求疾病的所在及其病理。所谓度,是从切脉得其病处,并结合四时气候的变化进行判断,以知道疾病的轻重宜忌。

 分享到
  支持(0) | 反对(0)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
<上一主题 | 下一主题 >
{#ExecutTime} {Else} 页面执行0.06250秒 powered by KesionCMS 8.0 {/ElseIF}